榆林农业经济大有可为

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3日 11:13 来源:陕西省统计局         

——透过数据探索榆林挖掘农业经济发展的可行性

 

  2018年榆林市煤炭产量达到新的高度,经济发展对资源倚重的问题也更为突出,资源优势“陷阱”的威胁不断加大。2019年神木“1·12”煤矿事故发生后,煤矿大面积停产整顿,经济增长低位开局,下行压力加大。这让更多的榆林人又在思考经济调结构、促转型的问题。但是如何去转,怎么来促?——提升能化产业走高端化,延长产业链;还是补短板,大力发展三产及“三新”产业;抑或两者并重?大多数观点都忽视了农业经济这一块。

 

  其实,寻找榆林市农业经济发展与先进地市的差距,深挖榆林特色农业资源潜力,大力发展农业经济,既与习总书记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相吻合,又能促进榆林经济全面、协调、健康发展。本文旨在通过2018年及历史统计数据,以土地面积、常用耕地面积、第一产业增加值、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和增加值等指标为基础,分析榆林农业经济的发展潜力,理清榆林农业发展的新思路,提出一些对策和建议,以供参考。

 

  一、榆林农业经济的发展现状

 

  榆林市面积广阔,地处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漠交界处,属于风沙草滩区和丘陵沟壑区,经过长期不懈的“治沙治土”,榆林脆弱的生态环境初步得以修复,加上光照充足,昼夜温差大,形成特有的种、养殖环境,为农业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榆林农牧资源丰富,羊、枣、薯、豆等农副土特产品,品质优良,享誉国内外。随着产业结构调整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,农业科技的进步,榆林市农业经济得到长足发展,成为全国羊、红枣、马铃薯、小杂粮等农产品优质产业基地。

 

  (一)放眼全省看榆林农业经济发展潜力

 

  从总量看,第一产业占GDP比重较小,在全省位次不高。榆林市土地面积占全省20.8%2018年常用耕地面积788.67千公顷,占全省26.2%,在全省十市一区中排名第一;第一产业增加值231.00亿元,占全省12.6%,全省第四。从增速看,第一产业增加值增速较低,在全省位次偏后。2018年榆林市第一产业增加值增长3.1%,在全省排名第七位。榆林市常用耕地面积大,第一产业增加值及增速在全省排名不高,除了地理位置偏北、气候环境较差之外,还需分析其他原因,寻找差距、挖掘潜力。

 

1~.gif

 

  (二)着眼本市看榆林农业经济发展特点

 

  1、优势不突出。榆林市种植业仍居主导地位,其次是畜牧业,林业、渔业占比很小。2018年榆林市实现农业总产值246.39亿元,同比增长3.4%,占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的60.7%;林业9.65亿元,增长9.8%,占2.4%;牧业130.56亿元,增长1.7%,占32.1%;渔业2.59亿元,增长18.9%,占0.6%;农林牧渔服务业16.93亿元,增长8.9%,占4.2%。可以看出,榆林农业仍然以种植业为主,作为全省羊子存栏大市,畜牧业的优势没有充分发挥。

 

2~.gif

 

  2、发展不均衡。受地理环境、气候原因、资源禀赋的差异等影响,榆林市各县(市、区)农业经济的发展并不均衡。以常用耕地面积最大的定边县为例,2018年定边县农林牧渔业增加值为28.06亿元,居全市第三位。神木、府谷两个以能源工业为主的市县,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分别居全市第五位和十一位。从南北区域来看,南六县矿产资源相对贫乏,第二产业无法与北六县比肩,大力发展农业经济是必然的选择。2018年,南六县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占全市37.0%,发展潜力还需要进一步挖掘。

 

3~.png

 

  (三)纵向比较,总量稳步增加,增速不断回落

 

  多年以来,榆林市农林牧渔业总产值不断增加,增速在波动中逐年回落。1978年农林牧渔业增加值3.40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33.5%1990年为11.12亿元,增长14.5%200024.01亿元,增长32.6%2010152.88亿元,增长7.8%2015250.08亿元,增长4.9%2018406.12亿元,增长3.2%

 

4~.gif

 

  (四)横向比较,总量较大,发展成绩值得肯定

 

  榆林市2018年第一产业增加值231.00亿元,比上年增长3.1%,与省内中南部地市相比,还有一定差距,但与周边地理位置、气候环境接近的地市相比,全市第一产业总量较大,发展优势较为明显,说明全市近几年在农业经济发展上取得了一些成绩。如果能更多地借鉴先进地市的发展经验,进一步挖掘潜力,充分发挥优势,将对榆林经济健康、稳定、协调、可持续发展起到更为突出的作用。

 

5~.png

 

  二、近年榆林农业经济发展的亮点

 

  近年来,榆林市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现代特色农业取得突破,实施适度规模土地流转,引导企业开拓农村市场,推动农产品精深加工,初步形成“现代农业看榆林”的良好态势。

 

  (一)品牌效应初显露,农特产品价格涨

 

  近年来,榆林市农产品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,品牌化不断加强。马铃薯、山地苹果、小杂粮、横山羊肉、子洲黄芪、府谷海红果、佳县红枣等农产品知名度不断提高,随着农村电商的不断发展,销路进一步打开。与此同时,农产品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,拉动了第一产业产值的提高。

 

  (二)土地流转探新路,“一户一田”看榆阳

 

  榆阳区从2016年开始在北部草滩区创造性地开展了“一户一田”改革试点,取得了较好的成效,找到了一把补齐现代农业发展短板的“金钥匙”。截至2019年初,共有11个乡镇112个村553个组实施了“一户一田”,整合耕地面积37万亩,农村土地基础设施和土壤肥力得到显著提高,农户户均耕地由7.7块变为1块,户均耕地面积增加3.9%,亩产值增加15.2%,减少了土地撂荒,提高了土地利用率,有力推动了产业结构调整和适度规模经营。

 

  (三)精准施策搞扶贫,“特色农业”子洲强

 

  子洲县坚持“果业为主、多业并举”的发展思路,全面推进山区农业现代化,为贫困村、贫困户量身定制了产业精准扶贫“工具包”,按照“一村一策、一户一法”要求,发展山地苹果、核桃为主的林果业,黄芪、黄芩为主的中药材产业,适度规模养鸡、养羊、养牛的养殖业。通过精准施策,形成了产业优势,在充分提高土地利用率的同时促进了农业经济的发展,提高了农民收入。

 

  (四)企农合作共发展,工业反哺有成效

 

  府谷积极顺应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方向,推进“工业反哺农业”,加快发展第一产业。持续加大资金、技术、政策扶持力度,强化农特产品品牌建设,优化品种品质结构,大力发展精深加工产业,广泛拓展供销渠道,进一步提升海红果、黄米等农特产品的市场认知度和占有率,初步走出一条符合地域实际的特色农业发展道路。

 

  (五)“靠山吃山”挖潜力,佳县培育“红枣羊”

 

  佳县属吕梁山片区贫困县,同时也是中国红枣名乡,枣林面积82万亩,近年来,面对外部竞争和气候等不利因素的发展瓶颈,佳县坚持“枣业富民”战略,通过产业升级换代,独创“红枣酒”、“红枣羊”等融合产业,形成了一套符合佳县红枣产业和脱贫实际的思路和做法,“靠山吃山”,为佳县脱贫攻坚产业扶贫打造了一条行之有效的新路,提高了山地的土地利用率,产生了积极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

 

  三、影响榆林市农业经济发展的因素

 

  通过分析数据及部分县区的先进经验,找出影响和制约榆林市农业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及原因,可以进一步厘清挖掘农业经济潜力的思路,促进榆林经济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。榆林市地域辽阔,常用耕地面积大,但是产出较低,资源禀赋与产值不对等,主要因素有以下一些方面。

 

  (一)地理因素——气候环境差,交通运输不便

 

  榆林市土地面积42921.1平方千米,北部为大漠风沙草滩区,约占全市面积的42%;南部为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,面积约占58%。自古以来,风沙、干旱、严寒、冰雹等自然灾害频发,人称“十年九不收”。2018年榆林常用耕地面积788.67千公顷,其中水浇地仅占22.7%,其余旱地大部分位于丘陵沟壑之中,不利于浇灌和农业机械进出。随着科技的进步,气候的变迁,人工影响天气的广泛应用,因地制宜、趋利避害进行农业生产成为可能,地理因素的影响逐渐变小,但与我省中南部地市相比,仍有一定差距。

 

  (二)产业因素——生产规模小,产业链不完整

 

  从解放前后的靠天吃饭,到后来的集体生产,再到上世纪80年代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以及后来的土地流转,大多数地区农业生产并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产业规划,农、林、牧、渔等各自为战,生产模式单一;绝大多数农户的农业生产几近于自产自用,种植、养殖没有形成规模,同时对农产品精深加工不够,尚未形成完整的、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链。

 

  (三)市场因素——品牌效应低,价格不稳定

 

  截止目前,可以拿得出手的品牌化农产品还太少。如曾在央视打出广告的米脂小米,还有《舌尖上的中国》中提及的油馍馍、空心挂面,让这几样产品迎来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和订单,价格也随之上涨,对整个榆林的农产品产生了很大的拉动作用。但相比东部省区及周边地市,榆林品牌化的农产品仍然偏少,挖掘还远远不够。

 

  (四)技术因素——生产科技不高,精深加工不够

 

  东北大米一斤3元,与火龙果、紫薯、菠菜等加工后变成火龙果面条、紫薯面条、菠菜面条,一斤可以卖到8元;定边的土豆“论吨卖”,设立淀粉加工厂后“论斤卖”,而外地厂商把它加工成薯条、薯片后“论克卖”,价值翻了数十倍;榆林市场上出售的婴儿用小米粉产自山西,一盒400克三十几元,而米脂小米营养丰富远近闻名,500克只能卖到6-8元。所以说榆林绝大部分的农特产品没有通过生产科技、精深加工使之价值更高。

 

  (五)劳动力因素——青壮年外流,劳动力老龄化

 

  随着榆林工业经济的蓬勃发展,“工资性收入”明显大于“经营性收入”,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,很多年轻人对从事农业生产有偏见,不愿意从事农业,“跳出农门”成为农村年轻人的人生目标。有想法、有干劲的“新生代农民”越来越少,农业劳动人口老龄化严重,“青黄不接”。大部分老一代农业生产者思维不开阔,生产观念固化,形成了农业生产“落后→放弃→更落后”的怪圈。

 

  四、因地制宜挖潜力,促进农业大发展

 

  无论从总面积、常用耕地面积来看,还是从农特产品的种类和营养价值来看,榆林市发展农业经济的潜力都大于其他地市。在工业经济发展即将触碰到能源、环保、容量“天花板”的关键阶段,必须结合党的大政方针,实现“绿水青山”和“金山银山”的协调并进,从土地里“刨金”,从影响榆林市农业经济发展的因素着手,因地制宜,深挖潜力,全市上下形成合力,促进榆林农业经济大发展。

 

  (一)上层设计重调控,统一规划绘蓝图

 

  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市一级党政部门要站在全市的视角上纵览全局,整体把握,统一谋划,充分发挥榆林的资源禀赋。要想把榆林市的农业经济潜力深度挖掘开发,领导层的重视必不可无。通过整体规划下好一盘棋,盘活资源。如:制定《榆林市农业经济发展五年规划》,将全市十二各县市区的资源通盘考虑、整合共赢。通过考核的指挥棒督促各县市区、乡镇政府用好调控职能,通过政策奖励激励发展农业经济的积极性。如:通过规划审批涉农事项来考核和奖励发改系统;通过农业产能的提高来考核和奖励农业农村系统;通过科技创新下乡来考核和奖励科技系统;通过土地开发利用来考核和奖励国土资源系统;通过涉农企业投资情况来考核和奖励招商引资系统。

 

  (二)土地流转重推广,激发土地“新产能”。

 

  在全市推广实施“一户一田”模式和“三变”改革,激活农业土地资源。土地资源是农业经济中最重要的生产资料,合理的生产资料分配能更大程度地激发生产力,从而激发经济动能。榆阳区的土地流转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属于首创,在实践过程中已经收到了很好的效果。建议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实施,提高土地的利用率,释放土地“产能”。在实施过程中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最大限度地发挥政策优势,规避或排除不利因素。

 

  (三)扶持产业重引导,特色产业塑品牌

 

  各地政府要引导发展农业特色产业,根据各县市区不同的资源优势,按照“一户一田”、“一村一品”、“一乡一业”、“一县一特色”的思路,调整农业产业结构,做大特色产业规模,发展优质、高产、高效、生态、安全的绿色农业。要以工哺农、以城带乡,发展具有地域优势的特色农业,立足优势农业资源,按照规模化、企业化、品牌化发展要求,引导和鼓励涉农企业品牌化运营,申请品牌专利,同时加大宣传力度,严格质量管控,做好品牌保护,形成具有突出农业特色的品牌和良好效益生产体系,提升粮食、蔬菜、畜牧产品的加工能力,延长农业产业链,从资金、技术、设备和管理上扶持这些特色产业发展,培育和壮大农业龙头企业,提高产品竞争力,形成农工互动、产业相融的农业产业化发展格局,占领农特产品、精深加工产品的市场高地。

 

  (四)区县合作重互补,形成合力共提高

 

  榆林市县域之间由于资源禀赋不同,农业经济发展不均衡。需要想方设法打破县域壁垒,推动县域间的合作,实现资源优势互补。一是工业强县在财政投入、引导民间投资上向农业县区倾斜,制定可行的土地政策,鼓励跨县区土地运营,以此来加强农业县区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,进一步开发土地利用价值。二是农业县区加大在人力资源、生产经验、土地利用模式等方面向工业县区输出,使工业县区在农业经济发展上不缺人、不缺技术、不缺动力。

 

  (五)设施建设重基础,“筑巢引凤”迎投资

 

  近几年榆林农村的交通状况得到了很好的改善。但是南部县区及北部县区的一部分多为山地,道路等硬件设施仍然较为落后。交通等因素严重阻碍了农业经济的发展,成为农业投资的“拦路虎”。要提高对落后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,结合各区县农业经济发展规划和布局,加大财政支持力度,让便捷的交通、完善的基础设施成为吸引涉农投资的亮点。

 

  (六)农业发展重科技,农特产品深加工

 

  陕西省盐碱地面积约占全省总土地面积的7%,集中分布在榆林市、渭南市。榆林市定边、靖边、绥德、横山等县区均有分布,其中定边县有6.70万公顷,居全省首位。通过农业科技,可以使盐碱地变废为宝,如发展盐碱地渔业养殖、种植盐碱地水稻、玉米等。子洲县的黄芪闻名全国,如果通过高科技提取有效成分再包装出售,可以使同样多的黄芪卖到数百倍的价格。陕北羊子产业远近闻名,通过高科技可以生产出有利于保鲜、便于运输的产品,使羊肉输送到更远的地方,也可以使羊皮、羊毛等附属产品的价值最大化,拉动畜牧业产量和产值的提高。所以要加大农业科技的投入,强化农业科技的创新,用科技保障农业的发展,努力促进现代化农业与信息技术、生物技术、新材料技术等学科的相互结合,推动农业高产量、高质量、高收益。同时加强农业科技服务、指导,做好农业科技推广工作,让科技创新成果积极转化成实际的农业生产效益。

 

  (七)改变观念重培训,“职业农民”是方向

 

  新常态下,农业生产模式的改变、现代化农业的发展,都离不开农业劳动者业务水平的提升,各地要引导农户改变观念,提高对农业经济的认知,消除人们对农民的偏见。结合地域优势,邀请科研机构、农业专家,选择接受培训的人员以及培训的具体内容、具体目标,定期对农业生产进行技术方面的指导,科学规划、积极落实农业技术推广工作,积极培养职业型农民。

 

  (八)信息时代重“互联”,“数字农业”大发展

 

  随着5G时代的来临,万物互联,“信息高铁”可以延伸到城市和农村的每个角落。建设“数字乡村”,让农业经济坐上数字高铁。与城市相比,乡村信息化程度依然不充分,农村信息服务体系依然不完善。必须把数据和信息融入乡村振兴全过程,让互联网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不断深化,使信息化在农村社会的影响不断扩大。实现“数字农业”,让农产品通过更便捷的方式进城,方便农产品生产和销售的结合。大力发展农村数字经济,分类推进,推进农业经济跨越式发展。

 

  五、总结

 

  从历史数据可以看出,无论经济怎样起伏,农业经济一直都在稳步发展,为榆林经济发展贡献一份力量。促进农业经济的大跨越,使之成为榆林经济的有力支撑,不会一蹴而就,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我们需要放眼长远,加大农业政策、财政方面的支持,优化农业产业结构,提高农业经济效益,扩大农业增值空间,改变农业生产模式,提升农产品附加值,培养技术型农民,推动农业实现现代化,更好地适应新常态、推动新发展,促进乡村振兴,实现榆林经济的快速、健康、全面、协调及可持续发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