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分行业结构掠影及对GDP增速影响浅析

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14日 09:22 来源:陕西省统计局         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陕西全面落实五新战略任务,认真践行五个扎实要求,不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有效实施省委、省政府制定的各项发展规划,全省经济持续提质增效,产业结构不断优化。为进一步加强宏观调控的科学性和针对性,全面了解和掌握陕西分行业结构现状及其对全省GDP增速的影响十分必要。

 

  一、陕西三次产业结构速览及简析

 

  2017年,陕西GDP总量21898.81亿元,位居全国第15位,不变价增速为8.0%,位居全国第9位。其中,第一产业增加值为1741.45亿元,位居全国第18位,不变价增速为4.6%,位居全国第7位;第二产业增加值为10882.88亿元,位居全国12位,不变价增速为7.8%,位居全国第7位;第三产业增加值为9274.48亿元,位居全国17位,不变价增速为8.9%,位居全国第19位。根据2013-2017年陕西三次产业统计数据,绘制的陕西三次产业结构比重及增加值增速的发展变化图(见表1-3)。

 

  如表1所示,陕西近年来第一产业发展趋势与国家相同,增速优于全国平均水平,第一产业在GDP中的占比呈现逐年下降趋势。随着工业化的稳步推进和城镇化率的不断提高,第一产业增长速度将长期低于GDP增长速度,因此第一产业的结构占比将持续下降。

 

1:陕西第一产业结构及增速变化

 1111.png

 

2222.png

 

  近五年来,陕西第二产业占GDP比重和增加值增速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占GDP比重年均高出全国平均水平约10个百分点,增加值增速年均高出约0.7个百分点(见表2)。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革新带来的增长动力不断显现,陕西第二产业逐步摆脱了去产能调结构和能源价格下跌的影响,结束了连续两年的快速下跌,于2015年触底,2016年企稳回升。经过这一轮宏观经济政策调整,从2015年起陕西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开始低于GDP增速(见表2-1),第二产业对陕西GDP增速的拉动明显下降,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也呈现逐步下降趋势。

 

2:陕西第二产业结构及增速变化

3333.png

 

4444.png

 

2-1:陕西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与全省GDP增速比较

5555.png

 

6666.png

 

  从表3可以看出,近五年来陕西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但占GDP比重却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说明陕西产业结构还不够优化,第三产业占比较低,经济发展主要依赖工业和建筑业。但从2015年起,陕西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开始高于GDP增速(见表3-1),呈现稳步上升趋势,说明第三产业对陕西GDP增速的拉动明显增强。

 

3:陕西第三产业结构及增速变化

77.png

 

88.png

 

3-1:陕西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与全省GDP增速比较

99.png

 

10·.png

 

  综上所述,陕西三次产业增加值增速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体现了陕西追赶超越的良好势头,但由于第三产业基础相对薄弱,总量占比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虽然从2015年起增速高于GDP增速,但要实现占比过半的目标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建议各级政府相关部门继续加大对第三产业发展的规划和扶持,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,做多做大市场主体,改善营商环境,保持第三产业高速增长的势头,夯实产业升级的基础。

 

  二、分行业结构掠影及简析

 

  根据近五年的统计数据,绘制出的分行业增加值占比和增速变化图,详见表4-12

 

4:陕西农、林、牧、渔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11··.png

 

12·.png

 

  陕西农、林、牧、渔业发展轨迹几乎与国家同步,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持续推进,其增速将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低于全省GDP增速,因此农、林、牧、渔业占GDP的比重也将持续降低。

 

5:陕西工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13·.png

 

14·.png

 

  如表5所示,陕西工业增速波动较大,呈现出2015年前骤降、2015年至今企稳回升的趋势,与国家相对平稳的运行轨迹形成明显对比。这是由于陕西工业中能源化工行业所占比重较大,而能源化工行业在2013-2015年间受市场波动影响剧烈,产品价格变化较大、供求关系失衡,造成陕西工业增加值增速跌幅偏大。伴随着工业增加值增速的回升,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也在逐步提高。

 

6:陕西建筑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15·.png

 

16·.png

 

  陕西建筑业增速变化轨迹几乎与国家同步,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,但是由于全省基础设施建设的持续投入,建筑业增加值增速在2017年以前远高于GDP增速,2013年高出全省GDP增速2个百分点,2014年高出2.1个百分点,2015年高出1.4个百分点,2016年高出1.7个百分点,所以其占GDP的比重逐年提高。2017年是建筑业增加值增速5年来首次低于全省GDP增速(低1.8个百分点),其占GDP比重的上升势头开始触顶下降。

 

7:陕西批发和零售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17·.png

 

18·.png

 

  如表7所示,在全国大市场大流通的背景下,陕西批发和零售业发展较为平稳,占比和增速变化不大,2013-2016年的增加值增速均低于全省GDP增速,2017年批发和零售业增加值增速五年来首次超过全省GDP增速(高出0.5个百分点),说明陕西各项促内需政策开始发力,省内消费的源动力正在加强。

 

8:陕西住宿和餐饮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19·.png

 

20·.png

 

  如表8所示,陕西住宿和餐饮业发展较为平稳,占GDP比重偏低,约为2%左右,对全省GDP增速和总量的影响不强。

 

9:陕西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21·.png

 

22··.png

 

  如表9所示,与全国发展情况相似,陕西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迎来高速发展期,增加值增速由2013年的1%提高到2017年的6.9%。但从增长幅度来看,其中2017年增加值增速陕西比2016年仅提高了0.1个百分点,而全国提高了2.4个百分点。从陕西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内部构成分析看(如表9-1),铁路运输业和道路运输业2017年合计占到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增加值的81.39%,但其增速却仅为3%6.1%,严重制约了该行业的增长速度。

 

9-12017年陕西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内部构成及增速

23·.png

 

10:陕西金融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24·.png

 

25·.png

 

  金融支持是经济发展的血液,是经济持续高效发展的资金源头。然而,如表10所示,2013年以来,陕西金融业增长速度呈现逐年下降趋势,2017年更是五年来首次低于全省GDP增速,这将对陕西产业发展造成较大制约,也与陕西打造现代化金融中心的战略部署不相吻合。建议各级政府高度重视,多部门联动,共同查找问题、补齐短板,为陕西经济腾飞打造更好的金融引擎。

 

11:陕西房地产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26·.png

 

27·.png

 

  如表11所示,陕西房地产业发展在最初的三年,与国家保持趋势一致、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但在最近的两年中,其发展趋势呈现出与国家相反的态势,全国回落,陕西回升。这与近两年西安的人口引进政策和房价上涨情况基本吻合。

 

12:陕西其他服务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28·.png

 

29.png

 

  其他服务业中包含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,租赁和商务服务业,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,水利、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,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,教育,卫生和社会工作,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,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等9个行业。从全国看,其他服务业呈现逐年稳步上升的趋势,并且近四年来的增长速度远高于全国GDP增速。2014年高出全国GDP增速1.2个百分点,2015年高出2.4个百分点,2016年高出2.7个百分点,2017年更是高出3.5个百分点,超越趋势逐年扩大。而陕西该行业增速趋势与全国相同,总体呈现上升势头,但近5年间波动较大,2015年增速较2014年提高5.9个百分点,2016年增速较2015年又出现明显下降,下降了2.7个百分点,2017年增速仅比2016年略高0.4个百分点。分阶段看,2013年至2014年间,其他服务业增加值增速低于全省GDP增速,连续两年都低1.8个百分点,2015年至2017年其他服务业增加值增速明显高于全省GDP增速,分别高出5.93.43.4个百分点,对全省GDP增速的拉动显著提高。

 

  从总量规模看,其他服务业的占比在2017年达到17.8%,在近年高速增长的态势下,对全省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有着巨大的驱动力和影响力。

  综上所述,在9个主要行业分类中,2017年度仅有工业、批发和零售业、其他服务业增加值增速高于全省GDP增速;其占GDP的比重分别为39.7%8.1%17.9%,三个行业对全省GDP增长的贡献大。其中其他服务业表现异常突出,增加值增速更是在近三年保持了两位数增长。为了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,提高市场活力,改善人民生活,建议各级政府相关部门要持续加大服务业的扶持力度,保持良好发展势头,加强研究破除发展瓶颈,为陕西服务业持续快速发展奠定良好基础。

 

  三、其他服务业中的细分行业结构浅析

 

  其他服务业中包含9个国民经济行业门类,根据2017年最终核定的统计资料,这9个行业门类的发展不太均衡,如表13所示。

 

13:陕西2017年其他服务业中细分门类占比及增速

30.png

 

  从横向比较结果看,营利性服务业4个,分别为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,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,租赁和商务服务业,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,增速均高于全省GDP增速,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速更是高达36.3%,占其他服务业比重最高,超过了五分之一,其他三个行业占比较小,仅为5%左右,均排在后列。另外,非营利性服务业5个,分别是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,教育,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,卫生和社会工作,水利、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,除卫生和社会工作外,其他行业门类的发展速度均明显低于全省GDP增速,教育门类更是仅有0.2%的增速。在非营利性服务业中,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,教育,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3个行业的总量占到其他服务业的51.7%,但增速很低,分别为3.5%0.2%3.4%,对全省GDP增速的拉动也小。

 

  以占其他服务业比重前三的行业为例,从纵向比较结果看,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从2015年起实现快速增长(如表14所示),增加值增速逐年大幅提高,占全省GDP比重逐步增加,2017年达到3.8%

 

14:陕西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占比及增速变化

31.png

 

32.png

 

  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在2015年出现增速峰值,其后的两年中又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,到2017年增加值增速仅为3.5%,其占GDP比重较高,对GDP增速的影响非常明显。

 

15:陕西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占比及增速变化

33·.png

 

34.png

 

  教育行业与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情况相似,在2015年出现增速峰值,其后的两年中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,到2017年增加值增速仅为0.2%,所以对GDP增速的拉动极小。

 

16:陕西教育占比及增速变化

35.png

 

36.png

 

  其他服务业整体发展势头良好,但细分行业不均衡,有增速达到36.3%的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代表的高速发展行业,也有增速仅为0.2%的教育业为代表的低速发展行业。总体看,低速发展主要集中在非营利性行业,如教育,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,公共管理、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,水利、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等,这些部门主要依靠政府规划和财政支持,建议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充分研判相关领域的综合发展因素,在节约行政运营成本的前提下,寻求快速发展的结合点和财政政策的着力点,也为陕西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。

 

  通过上述全省各行业结构和增速的分析,对影响陕西GDP的主要行业有了全景把握,也初步了解了制约陕西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。近年陕西工业投资持续低迷,能源工业单极拉动格局仍未彻底扭转,必须加大对工业投资力度,加大对企业创新扶持,努力促进工业企业转型升级。另一方面要继续做多做大市场主体,加快发展新型现代服务业,立足优化营商环境,促进新型现代服务业发展,加强非营利性服务业统筹支持力度,着力解决增速偏低的问题。为加快实施五新战略、大力发展三个经济、推动新时代陕西追赶超越,提供更多更好的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。